0%

Record of Emotion

22.07.05

实际上是前几天(更准确地说是 7.2)情绪的延迟记录。

这天早上起来看见了新的群,同学们对我的讨论,并获知了一些其他的信息。没有想到同学们眼中的我是这样的,或者更准确地说,「可怜」。或许某种意义上他们说的是对的…我这么想,但是这么想是否又是另一种毁灭的开端呢?我不知道。看见他们讨论对于未来的看法,更加明确地感受到一种类似阶级的差距,他们的发言给我的感受是一种居高临下的,站在上层阶级发表的观点。倘若要说某些能力上的差距,它真的大吗?或许并不,但是站的阶级已经不同了,所能得到的东西也完全不一样。
  意外得知的消息是八月份就要搬宿舍了。在前几天生活好像才进入了正轨,开始相对认真(但仍然远远不够)地学习一样东西,宿舍里的氛围也很好;但忽然间一切被无情地撕破了,这一切只能再维持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再想深一点,对于所有类似的别离,我都缺乏类似的习惯它的能力。这次或许又有不同,因为其中蕴含的意味或许是他们迁向了更好的地方,而我没有;然而事实上这一差距存在已久,早在一年以前就已经发生。另外一点,现在的学习虽然快乐,但仔细想想,等到下学期开学的时候,或许又是一阵低迷,因为我尚且没有能力平衡好若干件事情的时间分配。
  归根结底,或许仍然是我没有正确地认识自己。这一年以来我并不是真正消化了伤痛,而是以表象掩盖了它,欺骗自己「我和身边的人并没有那么大的地位差距」…?当下或许探究原因并不是那么好的选择,解决问题才更迫在眉睫。
  坐在前往市区的地铁上,感到很羡慕 lhp。她早已认清「哪怕是最好的朋友,也只能在人生路上陪伴我一段时间,归根结底还是要我自己去走」(或许与原句有出入,但大意应是如此)。想到 xjq 也马上就要出国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回来。对我来说,只身一人进入全新的环境是一件令人恐惧的事情,但对我身边的诸位来说似乎并非如此(如前述两位),也许是 ta 们有更加能够热爱的事业。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把一部分的情感寄托放在了许许多多的群友身上,每一位的远离都足以使我感到悲伤。这样的情感寄托终究是太过脆弱,然而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或许并无法避免。
  这一天白天都有种相对恍惚的状态。太多认知的更新让我意识到生活的水面下藏着无数的冰山,而我所看到的只是再简单不过的一面,与牙牙学语的婴孩并无差距。或许对我来说,平凡的生活,确实是连续不断发生的一个个奇迹。
  根本上或许是我的生活太不如意了吧。虽然现在的学习使我感到快乐,但这仍然不能算是将要投入到生产中的能力,而更多的像是一种兴趣;yijia 到今天(07.05)也仍然没有回复我的邮件,尽管这是正常的情况,但这也足以让我冷静下来去回头审视那一天做出的决定:它更像是一种热血上脑,邮件写得不够完善,很多应该做的准备也都是在邮件发送以后才得知「我应该这么做」。仔细审视我的内心,应当仍然是对做 TCS 有一定的期望。到目前来看,我的天赋似乎更加适合 TCS 而非 PL,虽然我的努力还远远没有能够达到需要依靠所谓「天赋」的地步。
  我要一直做下去。


一段长久的沉默。这段时间里相当颓废,偶尔产生的情绪基本上是千篇一律的怀疑与痛苦。
懒于记录它们。这应该尽力避免。


22.05.24

这几天对于许多东西的兴趣都在大幅减退…或许是生活上突如其来接收到的太多压力抑制了我的感受。对一个兴趣驱动的人这可以说是毁灭性的,最直观的表现就是醒着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不想做,转而开始思考未来该怎么活、能怎么活(但这注定只会导向更为压抑的结果,因为感受不到兴趣的存在)。在灰色的世界里,我还在坚持做的事情就是驱使着自己四下里去找一点乐子。
当下的目标:找乐子,调整作息,调整心态

22.05.21

或许是因为平时无意义的发言太多,当认真想要讨论某个问题或发表某些观点的时候却得不到任何 response;群友跳过我的发言继续流畅自如的对话,而我仿佛从未存在过的隐形人。有些生气又有些失落,但转念一想平时其他群友像这样发表观点的时候我似乎也鲜少主动做出回应,又有什么资格去在心里这样要求别人呢?换个角度想,这是否也是我仍然脆弱的体现,还将情感寄托于他人的回应之上?没有人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怎么才是对的。

22.05.18

又是 emo 的一天。下午开组会的时候仍然一句话都讲不出来,非常憋屈。正好又看到群里在讨论通识课打分的事情,不禁又开始害怕未来的 pre…以致于更远的那些无法逃避的交流。
在 emo 的时候没有及时记录,事后更难以拷问自己了。TRACK LOST。

22.04.29

现在的我思考过程就像振荡电路一样,先是产生一个想法,接着思考这个想法的反面应该是怎么样的,合理性如何;然后就这个想法的局限性加以分析和批判,又再对着这个批判的想法一通批判…
e.g. 平时作业分数不好看: 没学会,期末要寄了; 平时作业分数好看: 虽然作业分数好看但感觉啥都没学到非常 nonsense,期末要寄了 – 为什么我要这么想呢?期末要寄了那也不是现在的事情,更何况真实发生的可能性很小,这么想除了无端增加心理压力之外还有什么好处?能压榨我学习吗?不能。 – 这个想法是不好的,但是这毕竟也是我自己(或许因为某种情绪)产生出的想法,我应该试着接纳它,这样才能更好地 blahblah
先不考虑后面的那一串东西,从第一层的角度来看似乎是因为对某些事情的害怕,使得我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把关于自己的一切向着最坏的情况估计。或许是我害怕某个可能的结果让我无法接受,所以我不断地用可能最差的结果来告诉自己,或许是一种鞭策(但肯定没有起到作用),或许是一种预防针。这有哪些好处,又有哪些坏处呢?如今我似乎并不想自己显式地拥有自信…是因为我觉得我自己的能力还不足以让我拥有它?

试图适当减少我说话中夹带的「我觉得」的含量。更改说话习惯真是令人苦恼的一件事,但我现在也开始认同「我觉得」密度太高是一件令听者不适的事情。

22.04.25

今天啥都没干,觉得非常难受。每天看着群友一个个都相当成功,只有我啥也不是。
难受。浑身难受,看到 OS 大作业就难受。把这实验整成这傻逼样的老师什么时候可以挂上路灯啊?

22.04.24

看见 xt 在群里发的他们机器学习大作业进度的详细调查,会觉得羡慕并且有点难受。这是为什么呢?我明明不准备做机器学习,对它也没有足够多的兴趣让我想要去学习。或许是因为它反映了我理想中生活的一面?
我究竟想要什么呢…仍未能搞清楚。看到一篇很不错的文章

22.04.19

又有点 emo 了。
  一开始或许是因为不想学量子力学,觉得老师和课件都特别蠢,又或许是因为在看 PLFA 的时候觉得之前看了那么多东西最后却仍然都忘掉了,总之难受;于是开始回忆进入大学到现在为止的上课经历。产生这个想法的时候觉得如果认真听课的话应当还会是一件比较享受的事情,但事实上一直以来听课都是随着学期内时间推进逐渐变得无趣,最后变成完全不听(当然,也有可能是注意力无法足够集中带来的后果)。大一的时光好像并没有在记忆里留下什么痕迹,上课时都心不在焉,看着自己的书(但现在却几乎都不记得了,相当讽刺)。很自然地,我连带着回忆起了和 ex 有关的事情,尽管我已经极力避免。显然,自己挖自己的伤口并不会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在情绪平复得差不多之后,我又听见室友那边传来阵阵笑声;原来(比较年轻的)算法老师正在群里跟他们打成一片。我立即又想到我当下各门课的老师:不仅课设傻逼,老师也傻逼。一瞬间我又对他们产生了极大的羡慕,正如过去这一年中无数次发生过的那样。于是我不自觉地打开了微信,开始寻找致远校内招生的那则通告——尽管我知道它已经结束了——并且我仍然不认为如今的我去和 yyu 再次谈话会改变什么,但我仍然感到一阵失落。「如果我当初…」,我总是会这么想。
  和 @Xeonacid 谈了一会,在谈话中反思我会这么想的原因。总结下来最核心的一点是,身边人很强而我自己却很菜的这样一种直观对比:tjm 可以整日整夜地学习,研究机器学习的模型;但我甚至连专注学习一个小时都办不到。当初的我可以没日没夜地看 PL 相关的书和文章(虽然现在也基本都记不得了),但如今我保留下来的只有兴趣,而绝大多数的热情与时间都因为我的自制力不足而被游戏或者别的什么吸走了。
  另外则是我当下生活的现状: 平日里生活空虚效率低下,但是却又好像常常忙碌于一个又一个的课内 ddl,无暇做课外的事情,甚至连 simd 组的事情都常常 have no time to make progress(尽管只是表面上这样,想抽时间还是能够抽出来)。至于曾经所喜爱的 PL 领域,更是没有付出任何时间去学习了。究竟是什么将我变成眼下这样的呢?归根结底还是我自己的放纵吧。
  前几日在 NGA 上看见关于「成熟」的话题,顿觉我自己其实根本上确实还是远不够成熟的:对自己的生活没有足够明确的规划,一整天浑浑噩噩地水群,在某些领域看起来还是有点知识储备,但实际上只是完全在吃老本。而群友们都有自己的生活,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在目标明确地前进。
  其实还有另外的一点,如今的我碰到事情越来越不知道应该向谁倾诉: 与我足够熟、能足够了解/理解我的处境、并且足够理解我的三观 这三点中,似乎并没有能够同时满足三点的人选。这就造成了 向能倾诉的人选倾诉无法获得想要的反馈,只能领会安慰的心意,从而下一次更不知道向谁倾诉。目前我的状态似乎还没有那么差,所以我可以实现一定程度上的自我调节;但如果真的有了那一天,或许我会选择浮一大白麻痹自己然后睡大觉吧。
  从今天起,必须做出改变。
  从限制与手机接触的时间,平时只使用电脑来进行社交、工作与网络互动开始。